关于我们
新闻资讯
当前您所在的位置:首页 > 关于我们 > 新闻资讯
首届西史辨伪北京研讨会
来源:本站  最后更新:2019-08-19 作者:佚名  浏览:589次

 

贸易战战犹酣,西史辨辨真伪

——首届西史辨伪北京研讨会综述

     

         2019年8月3-4日,“西史辨伪与中华文化复兴学术研讨会”在北京的21世纪饭店隆重举行。兹将会议概况综述如下:

        一.会议发起人:

        河清:《破解进步论》(2012)、《西方民主的乌托邦》作者

        向前静:北京太人经典中医技术有限公司CEO

        董并生:《虚构的古希腊文明——西方欧洲“古典历史”辨伪》作者

        诸玄识:《虚构的西方文明史——古今西方复制中国》作者

        黄忠平(生民无疆):《包装出来的西方文明》作者

        孟晓路:《西学之中学渊源》、《中学统摄天下学术略论》、《中国世界观看世界和中华文明复兴》作者

        裴 峰(非子):《大回环——中华文明的辉煌、迷失与复兴》作者

        会议举办单位负责人及经费赞助:向前静

        二.会议背景

        贸易战的硝烟犹未散尽,香港“反送中”的乱局尚未平息,当这些乱象呈现在国人面前时,每一位关心国家之前途命运,关心中美争端背后深层原因的个人,自然会产生一股凝聚力,其动因就是文化认同。亨廷顿在上世纪九十年代给美国布局时提出:未来的中美之争就是“文明的冲突”,即文化之争。同样,香港的乱局无疑是国家、文化认同危机的表现。质言之,中美之间一系列的冲突,既是政治、经济、军事等硬实力的角力,也是文化软实力的博弈。

        在此背景之下,以新的网络媒体为特征,在官、民之间自发形成了一股文化自强,追寻中美争端背后动因的热潮。数年来,在国内兴起“西史辨伪”的热潮,初步形成了以“破除西方伪史,复兴中华文化”为主要取向的学术流派,从而展开对这种中西冲突的文化背景进行探究。“西史辨伪与中华文化复兴学术研讨会”正是在这种背景下举行的一次学术活动。中华民族的伟大复兴是时代的主旋律,中国文化的复兴则是民族复兴的灵魂。要实现文化的复兴,最大的阻力来自经过百年以上鼓吹膨胀起来的盘根错节的西方中心论,这个西方中心论牢牢控制着现代世界的话语权,并通过话语权控制着非西方世界人们的思想、观念,使人们习焉而不察。原来西方中心论是通过一整套虚构的“文明发展史”来向人们灌输这套观念的。因而,通过西史辨伪,认清西方中心论的真面目就成了当务之急。

     

  三.研讨专题纪要: 

        2019年8月3日上午

        第一议题:向前静先生致欢迎词并发表《学术良知与中国文化的使命》的演说,向先生热情洋溢地表达了对“西史辨伪”事业的支持和期许。并结合自己在中医走向世界的运营实践中,体会到中国传统文化的博大精深。特别是中医在国外受到普遍欢迎但在国内却遭遇困境的现实,让他深深体感到提高文化自信的必要性和迫切性。通过自己海内外事业的双重实践,他坚信中国文化是解决全球治理中很多难题的对症良方。

        第二议题:董并生先生进行了一个题为《什么是西方中心论——西方伪史的定义、形成过程及范围初探》的综合概述。过去人们对西方中心论的研究与认识,浮在表面,依然落入西方中心论的话语窠臼中。该PPT长达二百多页,试图通过综合自己与合作者长期研究的成果,来揭示西方伪史的内涵,形成过程及其范围,为体系庞大、纷繁复杂的西方伪史描述出一个大致的轮廓来。只有对西方中心论做到了“明辨之”的功夫,才可能在对其采取破除行动时达到“笃行之”的实践。

        第三议题:英籍华人学者诸玄识老师作了题为《文明的传播——西方文明复制中国》的学术报告。诸老师相关的文章本已看过不少,但现场听其娓娓道来,还是感受大不相同。诸老师的最大特点是不需讲稿也无需PPT,讲述内容条理清晰,理论性强,逻辑环环相扣却都如成竹在胸,从大历史的视角,对文明的唯一性及西方如何复制中华文明进行了既有事实也有逻辑的构建分析。诸老师最后还介绍了国外同行在揭批西方伪史方面的最新著述与进展。

 

        2019年8月3日下午

 

        第四议题:受大会内容和气氛热烈之影响,山西学者赵驰先生发表即兴演说,通过对山西境内丰富的古文化资源进行了如数家珍的介绍,特别是对火、水、盐、井这些具有文明史里程标志的内容作了深刻解读,对照西方伪史指出了人类文明史初期该有的演进痕迹。最后,赵驰先生热情邀请下一次这样的学术研讨会可以考虑到山西的尧都古文明中心陶寺遗址去举行。

        第五议题:曾被西史拥趸者调侃为“学术战狼”黄忠平(生民无疆)先生讲述了《二十四史是西方伪史的照妖镜》为题的内容。黄先生在这方面已经于网上发表了多篇倍受欢迎的重量级文章,开创了以中国信史为圭臬去对比西方伪史的新方法。

        黄先生以二十四史作为人类文明不间断文献记载的特点谈起,论述了其“世界价值”,然后举例重点集中在《二十四史食货志》中对粮食的生产、储存、转运等大量记述内容与古希腊的对比分析上,再一次现场论述了古希腊的人口数量和依赖粮食进口是不可能存在的虚伪编造,雄辩之力获得了现场的热烈掌声,其中最能称之为一言而弊之的论断是:“不可能存在靠买粮食买出来的国家文明”。

        第六议题:浙大的河清教授这次带来了自己亲身去希腊的探寻之旅的一个旅行总结,题目为《考察希腊古迹的观感——造假手法无底线》,这是“西史辨伪”学者第一次以田野实证的方法,去现场逐一感受第一手资料。河清教授表示自己有多年没有写过大部头著作了,这次旅行激发了他好好再写一部的热情。自希腊考察回来,他已经闭关写作数月,这次还给我们分享他拍摄到的大量“古迹遗址”的存疑照片,带着不同的“心事”去旅游,看到的风景自然就大不一样。

        河清教授的演说最能感染人之处在于他孜孜不倦探求真相的精神,他把揭批伪史当做一种励志与战斗。他提出了把中亚四个斯坦,大宛或图兰地区称为“第二中国”,引入中国文化的伊尔汗国地区喻为“第三中国”的概念,来阐释中学西被的时间及路径,立论于实证,读万卷书,行万里路,极具新意。

        第七议题:中国政法大学的程碧波副教授暨《国计学》的作者带来了《中华文明的系统性及其世界地位》的研讨题目,程教授的演讲带来的震撼、揭示出的内容与当代学界对科技史普遍认知的巨大差异让人触目心惊。可见我们对中国科技史研究的拨乱反正还任重道远,程教授数学功底深厚,如对勾股定理远在公元前11世纪时的证明,解释起来深入浅出,颇受听讲者喜闻乐见。

        另特别值得一提的是,程教授对于中国的学术源流归结到以《周髀算经》为根脉的体系之下,来归纳中华文明科技思想的系统性,很有创见。

        第八议题:《天人与人人—有关中国文化的思考》是由人大商学院博士王晓明先生带来的对于中国文化如何重新定位,如何继承和发扬的思考。王博士也有长期海外学习和生活的经历,他也很坦荡地谈到了自己如何走过《河殇》那个只有“蔚蓝色”海洋的时代,如何从一个西方的崇拜者,一步步回归到中国文化本位的心路历程。王晓明先生还提出以中国概念表述历史的方法论。

        第九议题:《西学的中学渊源》,河北大学哲学系副教授孟晓路博士在中西融通的“学术范式及学科体系楷定中学和西学”方面的见解,首先他也讲述了自己在治学途中各个时期的艰难探索和逐步演化。从西学为中心的无意识学堂所得状态,到中、西、印各自独立的状态,最后回归到现在的中学统西、印的范式中,并认为这种范式才符合历史上中学西渐到中学西被的实际,也更符合当下学科分类的实际,孟博士于2014到2015年曾发表这方面的理论专著《中学统摄天下学术略论》及《西学之中学渊源》。

        事后,孟教授饶有兴致地说道,这个论题他已经在各种场合演讲过多次,面对的要么是充满求知欲的学生,要么是充满疑惑的同行,只有这一次,他感受到了铿锵有力的知音之声。

 

        2019年8月4日上午

        第十议题:《从现存设计图纸看古罗马与古埃及建筑的伪造特征——对西方文明遗址的一些研究》,这是辽宁学者李树军带来他对于西方文明遗址独具慧眼的研究,李先生是IT业出身,对资料的大量收集、批量分析及缜密思辨自然是他的强项。“有图有真相”,他通过对于西元1500年以来,各种遗址图纸甚至包括游者游记中所画的各种历史存留的细节分析,以极形象和说服力的证据论证了这些所谓的古埃及、古罗马遗址逐步被层累伪造的过程,同时也揭示了埃及学的根基——“埃及象形文字”来源于人为虚构并逐步定型的历史真相。

        第十一议题:《欧洲伪史古典语言三剑客——欧洲字母源流献疑》,这是董并生先生作为主发起人对本次研讨会带来的第二场专题。如果说第一场是包罗“西方伪史”所涉及的万象,这场则聚焦于一点,对西方拼音文字字母的真正源流进行了辨正。透过伪史叙事的重重迷雾,董先生提出西方字母的真正来源是阿拉伯字母,腓尼基字母则是出于历史的虚构。董先生用详尽的证据材料,在时间和逻辑上都很自洽地解释了在这个源流之下东西欧字母体系的进一步衍化过程。

        西文字母的阿拉伯之源,虽然在“西史辨伪”的内部交流圈内早已有所谈论,但多属于原型式的猜想,“第一次把这方面的源流梳理到了一个新的系统化的高度”,这是河清教授对董先生分享成果给予的恰当评价。

        第十二议题:《如何彻底“证无”古希腊》,这是北京海归学者,也是《大回环——中华文明的辉煌、迷失与复兴》的作者裴峰(非子)带来的一场颇具“证伪方法论”的议题。作为理工出身的裴峰先生首先提出了“证无”才是研究伪古希腊更贴切的目标及迫切需要一个简洁明晰、无懈可击的证明的必要性,接着对目前为止西史辨伪的各自学术路径进行了一个概括分类总结,指出了各自方法的优缺点并给出了一个理想证明的要点要求。

        裴峰最后结合自己在《大回环》中的论证实践,指出“文字文献历史大轨迹综合证明法”是能达成这一目标的有效路径之一。“证无了文字和文献,就证无了整个文明”。在论题的最后,裴先生还给出了一个更一般化的结论:“作为文明及知识载体的文字文献,在历史的过程中必然构成一个近似连续、递增的数学曲线,如果不符合则涉及作伪,属于统计学加文献学意义上可归结的‘文明’的‘孤本’、‘孤证’不立”。

        第十三议题:《伏羲文化是当代文化自信的源头》,这是济宁伏羲文化学会会长刘昌建先生带来的中华文明寻根的议题。显然,随着中国考古团队对“夏”的辉煌文化的进一步确立,为中国的上古文化进一步正名和探究就愈来愈迫切。刘会长在议题中追溯了伏羲文化对于中华文明的重要意义乃至对整个人类的贡献,并强调:“伏羲为人类所创造的大统一、大一统、天人合一、生生不息、自强不息、阴阳平衡的大同世界观,必将对人类未来的大同世界产生积极影响。”

       

        2019年8月4日下午

         第十四议题:《古法造纸观摩对比西方莎草纸分析》

        这是一场寓教于乐,寓证于实的现场传统文化体感之旅,由古法造纸还原的实践者贡斌先生亲自接待,并带领参观、讲解。贡先生介绍,古法造纸的工艺还原需求,源于国内外图书馆对中华古本图书进行修缮之需,研究成果的副产品就落成了这样一个主题鲜明的博物馆。贡先生一身古朴的服饰,言谈举止中透出了他在这个喧嚣的商业社会,对传统文化及精神坚守的一份宁静。整个博物馆装饰的古香古色,尽显了汉唐民间或作坊的那种实际而非时下影视或古建常现的皇家威仪。各个参观场景都配以相应的道具并颇有仪式感。通过观摩,可以眼观、手摸甚至在古法所造的纸上试书试画来感受古人先贤是如何在这个历史的重要载体之上,一步步建造起中华辉煌的文化大厦。

 

        四.会议总体综述:

        这次会议的召开,获得了海内外西方伪史研究领域权威专家的热烈响应。与会专家济济一堂,对西方伪史的方方面面进行了深入研讨,取得了很多新的共识和进展,会议现场讨论热烈,以至于最后良时恨短,兴犹未尽。远在加拿大西史辨伪的积极支持者、经典中医自治体系的创建人潘晓川教授,未能回国参会,在会议过程中,通过向前静代其分享了他专程为会议准备的PPT——《以知古始,是谓道纪》,与大家切磋。特别需要说明的是,91岁高龄的当代著名的文化学者、思想家、“北方草圣”林鹏先生专门为研讨会发来了讨论专稿《西方文学是“中国风”的畸形儿》,以表示对讨论会的大力支持。作为西史辨伪的一面旗帜,何新先生尽管因身体原因,未能亲自参会,仍然专门指派代表参会,以表支持。另外,本次讨论会还设立了一项特别奖项,对近年来在破除西方中心论学术研究方面取得突出贡献的几位学者进行表彰,颁发了“特别贡献奖”。获奖者董并生先生在系统揭露古希腊及古罗马为核心的古典伪学统方面做出了突出贡献,诸玄识先生收集大量国外一手资料,为质疑西方伪史提供了坚实的第一手证据,黄忠平先生开创了以中国史书为标准衡量西方历史的方法,参会者对三位学者荣获此奖项报以热烈的掌声表示祝贺。

        这次会议达成的共识是:在西方中心论意识形态之下的西方伪史范围大、涉及面广,中国学者必须认清这种现实。与会者表示今后将继续致力于团结质疑西方伪史的同仁,集中力量走出西方中心论话语的窠臼,回归真正的中国文化立场。西方伪史不破,中国文化不立。揭露西方伪史,破除人们心中的西方中心论是中国文化复兴的前提。

        可以说,以专题方式举行西史辨伪学术活动在全世界都恐怕都没有先例。尽管人们已经对西方中心论嗤之以鼻,然而这个西方中心论并不情愿自动退出历史舞台。人们对这个掌握着话语权的活老虎尚未具备充分的认识,甚至连国际上最激进的反西方中心论战士贡德•弗兰克也说,“我们大家都是西方中心论的崇拜者”。在这种情况下,举办全面揭露西方伪史的学术讨论会,是需要有一定理论勇气与学术定力的。

        最后,本次研讨会还计划精选部分西史辨伪的论文结集出版,一方面体现阶段性研究成果,另一方面为西史辨伪奠定初步学术基础并提示今后的努力方向,同时方便后加入者参考之需。

 

(本文转自董并生公众号。)